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黎明曙光

作者:会摔跤的熊猫更新时间:
????源煞破碎。

????天光凛冽。

????飞掠的神性,围绕着石壁上的两个人旋转,雪龙卷的呼啸声音,变得缥缈而又空灵,这一切似乎都已经结束,黑暗逐渐湮灭,而光明已经降临。

????东皇的额首,那一缕神性风雷直击灵魂深处。

????他的身躯,那些源源不断的“源煞”,不断修补自身伤势的那股不灭之力……已经开始了溃散。

????这一切,都是不可逆的。

????东皇的眼神,漆黑的瞳孔中心,多出了一抹光华,他看着那个戴着狮子面具的年轻男人,一如当年那般耀眼,无数光芒垂落。

????他轻声笑道:“乌尔勒……你真是个令人憎恶的家伙啊。”

????那人缓慢摘下面具。

????所露出的,却是一张陌生面孔。

????与当年的乌尔勒气息绝不相同,那人身上带着肃杀,冷峻,还有丝丝缕缕聚而不散的剑气。

????宁奕看着东皇,平静地道:“你败了,战争也结束了。”

????东皇不以为然,低下头来。

????这场雪龙卷里的铁骑,正涌向母河的战场,神性击溃了他的源煞……这便是这场“战争”的结局,这股不灭之力,并没有帮助自己击败对手,眼前的人类剑修,身上带着一股天生克制自己的力量,也正是因为那股力量的加持,导致如今的这一战,比当年的那一战更难以取得胜利。

????但如果没有这股不灭之力。

????自己就不会醒来。

????他沉闷地咳嗽一声,沙哑笑道:“是吗……我已经败了吗?”

????宁奕眯起双眼。

????“或许吧。但这场战争还没有结束。”东皇抬起头来,他沉沉笑道:“我告知了西方边陲的那些人,母河的真实面目……乌尔勒建立的制度将会被摧毁,从今往后,会有人怨恨,会有人愤怒,会有人反抗……而且会越来越多。”

????宁奕沉默下来。

????“我不在乎生死,不在乎很多事情……必须要承认,宁奕……你是一个比当年乌尔勒更有天赋的修行者。”东皇盯住宁奕,把这个人类的面容,五官,轮廓,身形,全都记在脑海里,他缓缓开口,语气之中却没有丝毫的赞同,反而是居高临下的戏谑,“但很多事情,不是靠修行天赋就可以解决的……譬如‘拨乱反正’……乌尔勒不行,你也不行……”

????他的声音断断续续。

????到了最后,喉咙里发出“嗬嗬”的低沉笑声,这笑声越来越大,他看着宁奕,脑海里的那片光明愈发盛大,浩荡。

????嗬嗬嗬的笑声,在雪龙卷的中心回荡。

????宁奕面无表情,看着眼前男人的魂魄即将消散,忽然想到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。

????他眯起双眼,冷声开口道:“宝珠山一战,洛长生死在了你的手上?”

????东皇的笑声没有停歇,像是洪钟大吕一般。

????他嘲讽地看着宁奕。

????宁奕伸出一只手掌,按在眼前男人的额头,他的神念倾巢而出,想要得到“真相”。

????被钉死在石壁上的东皇没有反抗,也无法反抗,任由宁奕出手,以神念在自己魂海之中,搜刮着所谓的“答案”,一袭宽大黑袍,在剧烈的狂风之中,湮灭化为齑粉,漫天飘摇的灰烬,在宁奕的面前破碎。

????掌心按压下去,原本坚不可摧的金刚体魄,在这一刻却像是白纸一般,轻轻一按,便抵压到了石壁,神念所见的……东皇的魂海之中。

????只有一片光明。

????一片空空荡荡的光明。

????“什么也没有看见……”宁奕掌心按在石壁之上,他看着那一袭黑袍飘飞如烟,东皇的身形在此湮灭,神情恍惚,喃喃自语道:“还是说……这就是真相?”

????站在原地,任凭狂风吹打着衣衫,宁奕仰起头来,看着天心垂落的光芒。

????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????东皇已死。

????这场战争……也该拉下帷幕了。

????他重新戴上狮子面具,抬起一只手来,紧接着,远方的黑雾之中,一道磅礴的高大身影嘶鸣着咆哮着踏地而来,那是一匹极其壮硕的古代战马,面覆狰狞青铜面具,顺应着狮子面具的感应,奔腾如雷鸣,在接近宁奕的刹那,俯低身子。

????宁奕单手按在马背之上,极其干净利落地翻身掠上战马。

????他神情平静,脑海里反复回荡着狮心王两千年前血战草原的画面,铁骑冲杀,千军万马,生灵咆哮,而他是天地的中心。

????现如今,仍如此。

????宁奕举起细雪,那柄执剑者的长剑,在此刻象征着天地间唯一的光明。

????他望向远方的亡灵铁骑,人声喧沸的母河战场,只是沉声念出了一个字——

????“杀!”

????雪龙卷内,无数狮心铁骑,轰然咆哮,向着那片战场发起了冲击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刀剑交撞。

????雪龙卷过境,几位草原王掠出营帐,试图在这场天灾之中尽自己所能的,拯救更多的族人,然而让他们万分惊讶的一幕出现了……翻滚的龙卷,在抵达母河的战场之后,轰然扩散。

????天地之间,昏暗雾气中,掠出了第一道高大铁骑。

????面覆狮子面具,浑身沐浴鲜血的宁奕,率先冲了出来,抬手便是一剑,劈开天地黑暗。

????剑气如长虹,这道浩荡的光明碾压战场,所过之处,东皇的亡灵旧部,抬剑举盾,纷纷抵抗,然而不过一个呼吸,便化为扭曲的黑雾,在宁奕身后,无数马蹄声音翻滚,响起。

????紧接着便是数之不清的古老铁骑,这些铁骑带着两千年前的怨念,愤恨,还有无从宣泄的杀意,狠狠撞击在东皇的铁骑之上,整片战场的局势,在这一刻立即扭转。

????“是乌尔勒!”

????有人认出了宁奕,在青铜台的那一战,宁奕力挽狂澜,击败了东妖域的小白帝,请出了母河河底的“元”,帮草原化解了一场大劫。

????如今东皇来袭。

????本以为是一场死劫,最后时刻,宁奕带着东皇坠入雪龙卷之中,最终领着数之不清的狮心铁骑出现。

????宁奕出现在这里。

????便意味着……他与东皇的那一战,分出了胜负。

????白狼王站在营帐外,他的白袍随风飘摇,眼神有些恍惚。

????他看着那一骑当先的身影,觉得熟悉的,不是宁奕的面孔……而是那张狮子面具,历代以来的草原王,都会记住这个名字,还有那一副跃马战场的画面。

????“是……乌尔勒。”

????白狼王轻声笑了笑,他闭上双眼,沉沉吸了一口气,下一刹那,神情变得肃杀起来,高声喝道:“草原的大君回归了,随我一同杀敌,迎接大君!!!”

????漫天的厮杀声音,在母河的诸多营帐之内响起,磅礴大雨,鼓声如雷,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涨,直至满盈,无数铁骑从母河内部掠出。

????与那场雪龙卷前后夹击。

????那道漫长的战线,瞬间被冲击地扭曲垮散,在东皇死后,这些铁骑不再重生,那股虚无缥缈的不灭之力……似乎放弃了东皇,在被宁奕神性剑气刺中的刹那,袅袅散开,就此湮灭,于是铁骑之间的冲杀,几乎呈现了一面倒的倾向和局面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田谕策马奔腾,他的身旁,小白狼,一众修行者,呈现一条长线,一字型奔掠。

????头顶大雨瓢泼。

????但弥漫草原的那股“阴翳”,已经肉眼可见的消散了。

????“源煞破碎了……”即便还没有抵达母河战场,田谕已经预知到了结局,他猛地一怔,高声道:“乌尔勒胜了!”

????一列小队,迅速抵达母河,眼前所见的景象,正是雪龙卷吞天噬地,将东皇铁骑全都吞入腹中,无数狮心铁骑冲杀的画面。

????一行人,神情震撼。

????田谕俯低身子,从腰间抽出长刀,第一个加速俯冲过去。

????百鸟袍在身,无数草屑和雪屑刮在身上,发出叮当作响的清脆声音。

????没有人比他更痛恨这场“源煞”灾难。

????长刀劈砍,划出清亮的曲线,血肉翻飞的亡灵铁骑,被田谕冲杀地倾倒,一人一骑,冲出一条弯弯曲曲的狭小长线,田谕的胸膛剧烈起伏,他一刀又一刀不知疲倦的劈砍着,像是发泄着自己胸膛里无处倾泻的愤怒,憋屈,程然的死,西方边陲的苦难,还有隐瞒历史真相的折磨……

????所有的声音都离他远去。

????最终厮杀声音渐小。

????穹顶的那场大雨也渐渐变小。

????尘埃落定。

????一切都结束了……田谕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,手中的长刀不受控制的,“当啷”一声坠落,尸骸遍野,孤独的人群游荡在这片血色原野上,风气掠过。

????一蓬一蓬的霜草飞荡。

????长夜破晓,黎明将至。

????田谕闭上双眼,他面颊上满是雨水,力竭之后,他像是回到了小时候……一次又一次尝试爬上苍木,最终总是失败。

????他问程然。

????前方是什么。

????是黑暗。

????“再前面呢……”田谕苦涩地开口,他的胸膛沉闷地震颤,身子抖动起来。

????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一下。

????一袭大袍,披在了田谕的肩头。

????他惘然睁开双眼,一骑高大的身影,正在他的身旁,戴着狮子面具的宁奕,指了指远天。

????黑夜摇曳,黎明曙光如一线潮水,缓缓涨来。

????宁奕轻声说道:“是光明。”

????(今晚只有一章)
(←快捷键) <<>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